红旗十月满天飞

来源:盐城广电全媒体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1-04-14 查看数:0

大丰区白驹镇的狮子口桥畔,高高耸立着一座八路军、新四军白驹狮子口会师纪念碑。碑高22.6米,宛如一把双刃宝剑直插苍穹,碑上刻有八路军第五纵队改编的新四军第三师原副师长、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国防部长的张爱萍上将亲笔手书的“八路军新四军白驹狮子口会师纪念”。

▲白驹狮子口会师纪念地

“1940年7月,新四军奉命渡江,开辟苏北。在取得黄桥决战胜利后,继续挥师北上。与此同时,八路军黄克诚部从淮海地区南下。1940年10月10日,新四军与八路军一部在白驹狮子口胜利会师。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在刘少奇政委和陈毅代军长的领导下,坚持华中敌后抗战,巩固和发展了华中抗日根据地,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和东方反法西斯斗争的胜利,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为继先辈大业,创后世宏图,特立此碑,以资纪念。”碑基上刻着的碑文清晰地记载了两军会师的风雨历程。

80多年前的10月,在抗战的烽火硝烟中,这是怎样的一次会师,对全国抗日大局产生了如何深远的影响?在大丰区八路军、新四军会师纪念地负责人丁日旭的讲述中,尘封的历史被再次掀开。

▲胜利会师群雕

八路军新四军胜利会师

1939年秋,根据中共中央指示,陈毅、粟裕分任正副指挥的江南指挥部,执行东进北上的发展任务,渡过长江后成立了新四军苏北指挥部,以黄桥作为开辟苏北根据地的战略支点。为支持新四军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完成中央“发展华中”的战略部署,中央军委决定黄克诚率八路军主力一部南下,在战略上与新四军形成配合态势。1940年4月,八路军第二纵队政委黄克诚率八路军一部南下华中。8月16日,中共中央中原局决定,将陇海路以南、淮河以北、津浦路以东区域内的八路军、新四军统一合编为八路军第五纵队,黄克诚任司令员、政委,下辖3个支队,计2万余人。

1940年10月2日,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指挥部队向黄桥的陈毅部发动进攻,新四军奋起反击。陈毅急电请黄克诚率部驰援。黄克诚回电告以即刻出发。10月4日,黄克诚率领八路军第五纵队主力兼程南下,策应黄桥战役。5日,突破盐河、废黄河防线。6日,突破国民党顽军保安第二旅、第八旅防线,攻克盐阜地区重镇东坎。7日,攻克盐阜区重镇东沟、益林。8日,乘胜攻克阜宁城和建阳、湖垛等镇。同日,粟裕指挥的新四军苏北部队在黄桥以7000人迎战来犯的韩德勤26个团共3万余主力,取得歼灭韩德勤精锐部队1.1万余人的胜利。9日,八路军开进龙冈、秦南仓、大冈。接着,直取盐城,解放盐阜区大部区域,形成了在战略上配合新四军黄桥战役的有利态势。黄桥决战胜利后,陈毅、粟裕命令部队乘胜追击北逃的韩部,先遣部队于10月7日到达海安,8日下午进驻东台,9日部队奉命进驻白驹,迎接南下的八路军。

在白驹的五十里河与串场河的交汇处,有个叫白云山的地方。白云山不是山,而是一座佛家寺院。1938年春,穷凶极恶的侵华日军进犯白驹时,将这座寺院一把火化为灰烬。留下的,仅是残垣断壁。1940年10月10日,秋风习习,晴空万里。白云山废墟突然沸腾起来。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二纵队六团的先头部队与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一支队的先头部队会师于通榆线上盐城、东台之间的狮子口。

“在这片废墟上,挤满了人,锣鼓喧天,鞭炮声不绝于耳,当地工商界人士和群众夹道热烈欢迎八路军新四军这两支抗日武装。在瓦砾堆上临时搭了一个主席台。台子的正面悬挂着一面红布幅,上面写着‘庆祝八路军新四军胜利会师联欢大会’。”当时只有15岁的李元祥,作为青年学生代表,参加了两军会师的联欢会,如今老人已96岁高龄,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依然激动不已,“联欢大会上,两军指战员分别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大家高唱《会合歌》,新四军方面设宴招待久别重逢的八路军战友。会场里掌声连绵不绝,所有人都沉浸在热烈而欢乐的气氛中。”

“当时会师联欢的热闹场景被展陈布置下来。在白驹会师沉浸式场景空间,参观者可以看到当时群众用欢歌热舞迎接两军会师的场景。”丁日旭介绍,新四军与八路军在白驹狮子口的胜利会师,标志着八路军、新四军协同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战略目的的实现,开辟了以盐城为中心的苏北、苏中抗日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历史上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会师之一。

▲陈毅诗句

陈毅赋诗与张爱萍和诗

两军会师后不久,陈毅特地从海安的司令部乘汽艇沿串场河北上,驶入盐城,慰问南下的八路军指战员。黄克诚代表部队从东沟赶到盐城相迎。这是两人自井冈山分别之后的首次相逢。

两双“坚强有力的手”跨越地理险阻又一次握在了一起。满含激动、无比喜悦的陈毅,为此写下了著名的诗作《与八路军南下部队会师,同志中有十年不见者》:“十年争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时任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三支队司令员张爱萍闻之,满怀豪情和诗一首:“忆昔聆教几多回,抗日江淮旧属归。新四军与八路军,兄弟共举红旗飞。”

“‘江淮河汉’,即长江、淮河、黄河和汉水流域,是八路军、新四军当时的活动范围。诗歌既有对历史的回顾,又有对未来的展望,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气概,读来令人鼓舞振奋。”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盐阜大众报高级记者范进介绍说。陈毅元帅、张爱萍上将的诗歌在盐阜大地广为传颂,热血澎湃的字里行间,表达了两位将领的革命感情和两军会师时战士们的豪迈与喜悦,记载着八路军、新四军胜利会师的历史性时刻,写下了盐城革命老区抗战的光辉一页。

“陈毅是儒将,年轻时爱好文学。抗日战争时期,陈毅曾在盐阜地区战斗、生活了两年多时间,在紧张的战斗工作之余,他创作了20多首诗词。陈毅还与当地的士绅名流进行文化交往,以加强抗战统战工作。他在进行新的创作同时,还将在红军时期创作的诗词赠与士绅,并在地方党报《盐阜报》上发表。”盐阜大众报主任记者施东明长期研究盐阜地区抗战文化史,他介绍,《盐阜报》是抗日战争时期盐阜区党委于1942年1月创办的党报。陈毅在红军时期创作的《梅岭三章》非常著名,在上世纪70年代就入选中学课本,几十年来,多次编入全国不少地区的中学语文教材。

 张爱萍在红军时期长征途中,历任红三军团第四师政治部主任,第11团、第13团政委。在四渡赤水、勇夺娄山关、大战老鸦山、金沙江堵敌等战斗中,冲锋在前,屡战奇功,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员。“张爱萍在展现高超的战场指挥能力的同时,又以诗人的文学情怀记述战斗场景和感悟,抒发革命斗志的豪情。”范进介绍,1942年12月后,张爱萍统一指挥盐阜地区的反“扫荡”斗争,运用灵活多样的作战样式,粉碎了2万余日、伪军的大“扫荡”。在此期间,他创作的诗词成为我们了解新四军抗战史的一把“钥匙”。

 1943年春,张爱萍为庆祝反“扫荡”斗争中首次攻坚歼灭战——陈集战斗的胜利而作七律《陈集歼灭战》:“春风送暖鱼水融,月照征途铁马雄。千村人迎招手笑,百户犬卧抚怀中。大圣扬威罗刹腹,小鬼跪降龟壳丛。陈集歼敌获全胜,丧魂落魄寇技穷。”

 1944年,张爱萍创作的《南乡子·解放陈家港》是解放陈家港战斗的历史见证:“乌云掩疏星,夜潮怒号鬼神惊。滨海林立敌碉堡,阴森。渴望亲人新四军。远程急行军,瓮中捉得鬼子兵。红旗飘扬陈家港,威凛。食盐千垛分人民。”

▲重温入党誓词

精心打造红色教育基地

在八路军、新四军白驹狮子口会师纪念碑后方,是会师纪念地文化展示区。“展示区的主体建筑,从外观看,象征着两军会师的两面红旗。纪念碑一侧广场上14面红旗,象征着从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开始算起,至1945年9月2日结束,共14年的中国人民抵抗日本侵略的一场民族性的全面抗战。”丁日旭介绍,会师纪念地的展陈主要是以会师为主,围绕八路军和新四军会师的时代背景、华中抗战指挥部的建立、新四军军部的重新组建、粟裕带领的一师在苏中地区、黄克诚带领的三师在苏北地区的战斗、建设故事展开,建筑面积10800平方米,展陈面积3700平方米。

4月8日,在纪念地文化展示区序厅胜利会师群雕的党旗宣誓展示板前,一群游客正在重温入党誓词。“这个纪念地我以前听人讲过,今天我是首次来参观。我的父亲当年是新四军抗大五分校的学员。”苏州市政协原副主席葛维玲说,“重新踏上这块革命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土地,我无比激动、感慨万千。我们应该积极弘扬会师精神,充分挖掘红色资源,努力传承红色基因。这些我们党和军队在长期革命斗争中淬炼出的先进本质,值得我们永远记忆和传承。”

白驹是一片红色热土,八路军、新四军在白驹狮子口会师,为这片古老的土地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红色印记,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近年来,白驹镇高度重视两军会师红色文化资源,弘扬和传承“铁军精神”,围绕“旅游兴镇”的工作思路,紧扣“会师胜地”的文化品牌,全面实施红色聚力行动,打造传承红色基因和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阵地。

“八路军、新四军会师纪念地集红色教育、党史研究、文物保护、干部培训、研学交流等功能于一体,是宣传弘扬会师精神的主要阵地与传承红色文化的重要载体,更是外界了解大丰红色历史的特殊窗口。”白驹镇党委组织委员王丹表示,该镇将与区直各相关单位密切协作,全力打造这一文化品牌,深入挖掘、整理和研究会师精神的时代内涵和现实意义,努力讲好红色故事、擦亮红色印记,把红色基因活化为可视、可听、可读的文化产品和精神食粮,真正将会师精神植根在干部群众心中,走好新时代的会师路。同时,将进一步把红色文化充分融入党建,在开展党史学习教育中,充分运用狮子口共产党员宣誓教育基地进行实景课堂教学,以鲜活的红色革命历史教材,激发广大干群“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的豪情。

▲白驹镇狮子口村新貌

铭记革命历史,回顾奋斗历程,就是为了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我们将融红色传承、产业富民、民生实事、特色文化于一体,全力以赴编织好一张网格、描绘好一张乡村振兴的宏伟蓝图、振兴好一个传统的玩具产业、营造好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园,进一步提升群众生活的幸福感。”大丰区白驹镇狮子口村党总支书记曹映说。

来源:登瀛观察

责任编辑:李戎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