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独一无二的“大丰”,与张謇的缘分在100年前就开始了…

来源:大丰日报发布时间:2021-01-19 查看数:0

很多人以为,大丰与上海的缘分开始于70年前。1950年,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把目光投向黄海滩涂——这个今天叫大丰区、当时叫台北县的地方,“人地二易”安置当时的上海游民,这才有了如今上海域外最大一块“飞地”。其实,在这片土地还是一片盐碱地时,上海的有识之士就已经加入到废灶兴垦的伟大建设中。缘分在100年前就开始了……

大丰,一个以公司命名的地名

地名,是一个地区的符号,一个地区的标识。一个地名或能揭示一个地区的地貌特征,或能揭示一个地区的历史渊源。让我们根据历史的沿革,追根溯源,看看“大丰”名字的由来。 大丰,地处黄海之滨。自成陆以来,历唐、宋、元、明、清各朝。乾隆三十三年,境内主要隶属东台县。1942年单独建县,始名台北县,后又划归东台县,1945年重建台北县,1951年7月因与台湾省台北县同名经政务院批准改名为大丰县。1996年撤县建市,定名为大丰市,2016撤市设区,定名为盐城市大丰区。“大丰”这个名称出现于建县之前,是一家股份制企业的名字。一个县级行政区划,用一个公司名称“大丰”命名,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

这家叫“大丰”的公司,全名叫大丰盐垦公司,于1918年12月24日在上海成立,是近代中国最大的农业股份公司。1917年,清末民初首富、上海地产界翘楚人物、草堰场最大的商人周扶九和浙江籍寓沪知名实业家刘梯青等人合作,筹办大丰盐垦公司,废灶兴垦,种植棉花以满足大生纺织企业集团以及上海等地棉花原料需求,公司取名“大丰”,是期望公司的棉业能够收成丰硕。当时该公司范围南以小洋河、东洋河与本场上段分界,西以斗龙港与原刘庄场分界,北以斗龙港下游与伍佑场分界,东濒大海,总面积约700平方公里,包括滩涂在内约73333余公顷。公司建立后,进行了科学规划,先后筑成一条海堤,开挖了东西走向的一卯酉、二卯酉、三卯酉、四卯酉、五卯酉5条干河及南北走向的西子午、中子午、东子午3条干河,按河网化、条田化并举的方针,公司将整个垦区划分为35个管理区,即:裕丰、仁丰、同丰、益丰、鼎丰、德丰、恒丰、和丰、祥丰、万丰、阜丰、泰丰、福丰、成丰、广丰、晋丰、厚丰、永丰、吉丰、元丰、定丰、顺丰、余丰、正丰、利丰、盛丰、隆丰、庆丰、乐丰、兆丰、久丰、安丰、时丰、年丰等。五卯酉河以北(大丰盐垦公司成立后新规划的产盐区),命名为丰余。35个管理区名每一个都含有“丰”字,由此可见,如今大丰含有“丰”字的地名,都由大丰盐垦公司管理区的地名而来,这些含“丰”字的地名文化含量高,既好读好记,又富有生机和活力,给人以吉祥、如意、富裕的感觉。

可以这样说,100年前,大丰公司是张謇带来的最大招商引资项目。这个公司主导了当时整个垦区的开发。以“大丰”作为区名有着极其深厚的人文底蕴,大丰公司与上海唇齿相依、血脉相通,“大丰公司”品牌已积淀了一个世纪,大丰与上海两地的特殊情缘,其实早在1918年大丰公司成立时就埋下了种子。

大丰,一个开创先河的农业股份公司

民国初年,在大丰主要产盐区域,废灶兴垦,创办盐垦公司,盐垦兼营,是盐业体制改革中产业结构调整的一项重大举措,推动这次改革的核心人物和倡导者是张謇。张謇不但是废灶兴垦的倡导者、政策制定者,而且是废灶兴垦的先行者。未开垦前,大丰这片延绵上千平方公里的盐碱荒滩,饱受飓风霪雨侵袭,海潮肆虐,洪灾频发。1918年,大丰盐垦公司成立后,以南京陆军师范学堂毕业的军事测绘人才江知源、章静轩等人规划的通海垦牧公司成果为规划蓝本,吸收了荷兰著名水利工程师特来克等西方沿海垦务工程的先进理念,开始大规模地废灶兴垦。

1919年初,大丰公司首先开掘通航的是进入大丰垦区中心腹地约2.5公里长的新丰河,同时在沿海建造了挡潮海堤,继而开挖了东西向的5条卯酉河和3条南北向子午河,子午、卯酉两河长达160公里。其时,堤、河、路、桥、树并举,区、框、排、窕(每窕约25亩)、亩一气呵成,新丰镇境内的裕丰、同丰、仁丰和益丰四区,首先开垦7.5万亩。1921年夏季江淮发生大洪灾,为治理水患,张謇奔走呼号督疏——辟治王家港。1921年11月16日在小海举行治理王港河开工典礼。至翌年上半年胜利完工,一度缓解了里下河水患,推进了大丰公司的开垦事业。

1929年5月,“江苏盐垦讨论会”会上,我国著名水利专家宋希尚(提出开发三峡计划的第一人),提出了《整理盐垦必须统一水利计划案》,与会人员达成“开筑御海河堤,实为整理盐垦之最切要”的共识,并计划疏浚和建设沿海各防洪港闸(七个港闸),其中大丰境内下明、王港、川东、竹港等四个港闸被列入重点规划,由此大丰境内垦区水利工程建设擢升为国家战略。1933年2月,下明等四闸相继开工建设,并于1934年秋全部建成,这标志着大丰垦区农业条田化、水网化工程体系初步形成。

吃粮不忘垦荒人。没有张謇、周扶九、刘梯青等一批先贤领衔当年的废灶兴垦行动,就没有大丰今天的农业和水系;没有“大丰公司”的历史积淀,就没有90年代闻名全国的产棉大县“金大丰”;同时,因为与上海那段特殊的“飞地”关系,在融接大上海的过程中,大丰成为了大上海的“菜篮子”和“后花园”。

大丰,一个引领时代的现代银行

1918年,大丰公司成立时,募集股本大洋200万元。至1921年初,公司已累计投入超过400万元,主要用于收并垣产、灶荡和建设农田水利基础设施、海堤及镇(区)房屋等。当时依赖向大生纺织、股东或钱庄等进行短期借贷,公司债重息高利薄,经营陷入因境。于是张謇奔走海内,游说商贾,在上海动员刚刚建立的中国银行等金融机构,组建专项投资大丰公司建设的“上海大丰银行”,为大丰公司提供资金保证。

1921年春,时任中国银行副总裁、素有中国“现代银行之父”之称的张嘉璈,在实地视察大丰公司后表示,中国金融界将全力支持以大丰公司为中心的淮南垦植事业,以振兴民族纺织工业。回到上海后,他邀集沪上各银行负责人及钱业领袖秦润卿,议定上海银行公会与钱业公会全面合作。参与当时银团债票发行工作的有盛竹书(时任上海银行业公会会长)、钱新之(后任上海银行业公会会长)、李馥荪(后任中国银行董事长)、徐寄庼(后任浙江兴业银行董事长)、唐寿民(后任交通银行董事长)等著名金融界人士。银团几乎囊括了近代中国最著名的新式银行及钱庄,即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南三行”(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浙江兴业银行、浙江实业银行)、“北四行”中的大陆银行、盐业银行、金城银行3家及福源、永丰钱庄等24家,合组定名为“通泰五公司债票银团”,在大丰公司投入100万元企业债票。此次债票的发行,极大地缓解了大丰公司的资金压力,首开中国企业发行企业债票的先河,揭开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企业债票投资农业的帷幕。

通泰五公司发行的第一期债票

1929年,大丰公司经营困难,累欠银行债务甚巨,成立了大丰公司维持会,维持会设立于现在的新丰镇上。1930年,大丰公司因欠上海银行贷款约20万元,公司以东南片4.9万亩土地抵债给上海银行。经上海银行董事会及总经理陈光甫的批准,创办商记垦团,垦团计投入39万元,主持兴修水利,改良土壤,采取边垦植、边经营、边分割售地的灵活办法,值得一提的是上海银行推行了买地可“分期还贷”的方式,此种做法在当时新式银行中是一个创举,吸引了不少购地者,开辟了银行业“分期还贷”的历史先河。因此,上海银行是“通泰银团”成员中,唯一收回全部逾期贷款的银行,并将垦团部分田赠予地方公益和奖励同仁,堪称民国金融界的传奇。1936年,大丰公司将金墩子东北侧庆丰、安丰、乐丰、时丰等八区约20万亩抵押土地还债于上海银行,1949年5月上海解放,1950年12月,在以四岔河为中心约20万亩土地上,就是原大丰公司抵押给上海银团土地上,设立了上海农场。

在今天的澳门中心繁华地段,大丰银行依然屹立。回望100年前那段波澜壮阔的岁月,回望这100年我们走过的路,大丰这个名字确实包含了太多意义。

责任编辑:李戎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