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说法】借双“慧眼”去网购

来源:盐城广电全媒体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0-11-10 查看数:0

近几年网络购物,凭借便捷、高效以及低成本优势,已经成为都市人群越来越青睐的生活方式。但由于缺乏有效监管机制和措施,网购轻松便捷的背后,依旧存有诸多的不规范,甚至消费陷阱。今天的《每周说法》就来说说网购那些事。

2019年3月13日,正值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前夕,射阳县人民法院受理的一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引发了小县城居民的热议。

市民 :“这个不能算欺诈,商家说得明明白白,以后台为标准,我说不要赔偿。”

市民 :“后台数据又不公开,谁知道数据到底有多少呢?我们消费者只能以APP数据为准,所以不但要赔我认为还要以一赔三。”

市民 :“无论是网上还是实体店,他们在搞活动的时候一定要以诚信为准,商家一会说以后台数据为准,一会又说以APP为准,这不明显在忽悠人吗?”

市民 :“老话说得好,天上不会掉馅饼,掉了也是陷阱。”

到底是什么事,令大家伙茶余饭后的议论不休呢?事情还得从2018年初冬说起。家住射阳县城的陈鲁军(化名)准备购买一台家用跑步机用于锻炼身体。可是,面对五花八门的跑步机,到底该选哪一种呢?陈先生开始泛起了愁。

原告 陈鲁军(化名):“询问了一下亲戚朋友,觉得网上购买,价格比较便宜,质量也可靠。当时,正好有一款跑步机在做促销活动。这活动我看了之后觉得,很简单是个非常好的活动。”

令陈先生心动的是——易买网购平台(化名)上发布的一则“你敢跑,我敢送”的促销活动。该促销活动是一家名为永健科技公司(化名)的跑步机销售公司发起的。按照活动规则,消费者需网购该公司的智能跑步机后,自签收之日起7天内,在永健科技公司(化名)的app内报名参加该活动,并自报名后的40天内,累计跑步35小时以上,达标者可联系客服返款,获得跑步机免费送。

原告 陈鲁军(化名):“我觉得这个活动挺好的,就是一方面督促锻炼。第二个他这个活动比较简单,很容易完成,所以我们这边就心动。”

经过一番精挑细选,陈先生很快选中了永健科技公司(化名)销售的一款价值1499元的家用减肥小型迷你减震室内静音跑步机。

原告 陈鲁军(化名):“我们跟那个商家客服,一再确认,活动的真实性。商家客服也承诺活动是真实的。然后app记录的数据,也是准确的。然后我们才下单购买了,这款跑步机。”

下单后的第三天,陈先生便如约收到了跑步机。按照活动的相关要求,陈先生下载并注册了永健科技公司(化名)跑吧app,完了报名事宜后,开始了每天的健身打卡。

原告 陈鲁军(化名):“每天跑步一小时以上,然后每天核对跑步的数据,防止数据记录错误。40天后,我们这边觉得已经符合了,应该得到返现,其实当时是很开心的。”

2019年1月15日上午,陈鲁军(化名)app显示跑步时长约1天11时31分00秒,无效时间为0天00时08分00秒。也就是陈先生完成跑步的时间为35小时23分,刚好比活动要求的跑满35小时超出了一点点。一看到这个结果,自觉达标了的陈鲁军,于当日10点55分56秒时向永健科技公司(化名)提交了数据。然而就在他高兴的等待商家审核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复——他未完成。

被告永健科技公司(化名) 委托代理人 沈汇丰:“公司这边认为,申请人存在作弊的情况。而且公司也请了公证处的人,通过对跑步机的电机电流监测来确认是否跑步时有换人跑、或者空跑,跑步机在那空放的,这种行为。所以公司认为那些客户,都存在这种变相的作弊行为。所以都没有采取(采纳),退款的申请。”

原告 陈鲁军(化名):“感觉上当受骗了,他是说无效时间不合格。”

原来,当天晚上20时40左右,陈先生的app显示被系统检测的无效时间由8分钟变为1小时3分30秒。这样一算,他完成跑步的有效时间只有34小时28分,不满35小时。那么,公司审核的无效时间,为什么会变长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陈先生立马联系上了永健科技公司(化名)的客服。

原告 陈鲁军(化名):“当时他们的客服是这样解释的,说是APP记录的数据不准确,以后台数据为准。”

射阳县人民法院 法官  姜海凤   同期声:“永健公司说关机时速度达到五点零以上,也要算到无效时间内。所以陈先生这个APP的数据就已经被修改了。当时显示的时间是34个小时。”

原告 陈鲁军(化名):“我们在购买的时候,你们客服就承诺APP的数据,是准确的。所以说现在造成APP数据不准确,你们商家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对app被系统检测无效时间变长的原因,永健科技公司(化名)解释为“将关机速度调至5.0以上的时间都放在内”。然而,对于这一解释陈先生并不认同。

被告永健科技公司(化名) 委托代理人 沈汇丰:“我们这个APP他显示的时间和后台显示的时间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他测数据,他不是按照几分钟几分钟来算的。他可能是你跑了半个小时,按0。5个小时,如果你只跑了两分钟,然后不跑了,他检测的时候就是0。5个小时。存在这样就是个漏洞。”

原告 陈鲁军(化名):“承诺过APP的数据是准确的。商家客服如果提前告知这个APP数据不准确,那我们这边就会多跑几个小时。”

与永健科技公司(化名)沟通无果后,陈先生向网购平台易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提起纠纷处理,却依旧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原告 陈鲁军(化名):“交涉无效之后,我们这边提交这个交易纠纷。他只是提供网络购物平台,不承担责任。交涉了将近半个月,也一直没有交涉结果。”

2019年2月,正当陈先生准备和两家公司进一步交涉时,他吃惊的发现永健科技公司(化名)自行终止在易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从事电子商务经营。怒急之下,陈先生一纸诉状将永健科技公司(化名)和易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化名)告上了法庭,要求永健科技公司(化名)退一赔三,办理退货退款手续,退款1499元,赔偿损失4497元;易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化名)退还1年4个月plus会员费192元,并在该网页首页醒目位置公开道歉,持续时间不少于1周。

原告 陈鲁军(化名):“当时不是考虑小金额的问题。只是考虑到自身的一个权益的问题,所以我当时就发起了诉讼。”

被告永健科技公司(化名) 委托代理人 沈汇丰:“虚假宣传或者诈骗,这个是不存在的。双方对这个返现的活动,对这个活动有争议。然后对于退这个货款的问题,我们也是存在异议的。”

2019年5月22日,射阳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

射阳县人民法院 法官 姜海凤 :“本案争议焦点主要是两个,一个是跑步的时长,是以app数据为准呢,还是以后台数据为准。第二个争议焦点是,易买电子商务公司,在本案中是否要承担一个连带责任。”

经过审理调查,办案法官发现被告永健科技公司(化名)永健公司在其公布的活动细则中规定,跑步时长以后台软件数据为准,但在网购平台易买公司发布的问答板块中,则注明跑步时长以app记录为准。那么本案中的跑步时长,究竟应该以什么为准呢?

射阳县人民法院 法官 姜海凤 :“本案中永健公司(化名)在其公布的活动细则中规定,跑步时长以后台软件数据为准,系格式条款。易买(化名)问答板块关于跑步时长,跑步数据以app记录为准,则属于消费者单独约定沟通达成的非格式条款。在两者规定不一致时,应该试用非格式条款来确定,陈先生的跑步时长。因此,永健公司应向陈先生返还,跑步机现金价格1499元。”

同时,射阳县人民法院查明:易买公司已经在其网页公示了永健公司(化名)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陈先生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2019年7月11日,射阳县人民法院做出如下判决:被告永健科技公司(化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返还1499元;驳回原告陈文廷的其他诉讼请求。

忙活了几个月,陈先生终于为自己讨得了一个说法。生活中,像陈先生一样有着不愉快的网购经历的消费者还有很多。这不,就在射阳县的法官们为陈鲁军的案件调查走访时,盐都区人民法院的法官们也在为一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忙着调查了解情况。

盐都区人民法院 法官 朱文峰:“和被告进行了多次电话沟通。他对当时的一些情况不太认可。然后我就想问你,你当时在网络平台上,和被告是怎么说的?”

原告 吴小伟(化名):“当时他和我说这个手机是有入网许可证的。然后我要的那个颜色,他也是有的。然后就在他们家买的这个手机。”

2019年4月16日一大早,盐都区人民法院调解室里,法官朱文峰正在向一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的当事人了解情况。

盐都区人民法院 法官 朱文峰:“那他当时聊天的时候有没有说如果手机收到了不是正品,怎么办呢?”

原告 吴小伟(化名):“当时是和我说,七天无理由退换。”

盐都区人民法院 法官 朱文峰:“我们法院这边也注意到在这个网络平台上,确实有这个假一赔十的说明。但是在本案中,没有起诉网络平台。那么对被告这边,你对他是一个怎么样的赔偿方案呢?”

原告 吴小伟(化名):“我现在要求把手机退回给商家,然后要求他三倍赔偿。”

提到这起案件,原告吴晓伟(化名)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来, 2019年2月13日,吴先生在被告薛炳坤(化名)经营的合买网络购物平台的“智尚手机卖场”上花了1450元,购买vivo X20星耀红(4GB+64GB)手机一部。三天后,当吴先生收到了手机,却发现与自己所要购买的手机相差甚远。

盐都区人民法院 法官 朱文峰:“这部手机是没有入网许可证。手机入网许可证,是我们国家对所有的接入到电信公用网络的设备,强制的许可证制度。我们国家规定,没有这种入网许可证,这种手机是不能销售的,更不能接入到公用网络的。本案中,被告通过客服,两次正面回答说这个手机是正品,那么这种情况,这是典型的以次充好,以假乱真的行为。”

颜色不对、出厂日期也不对,甚至连入网许可证都没有!自己购买的究竟是不是原版手机呢?吴小伟立即联系了“智尚手机卖场”的客服。客服信誓旦旦的话,并没有消除吴先生的疑虑。左思右想之下,他带着手机,来到了市区建军路上的vivo专卖店的售后进行鉴定。

盐都区人民法院 法官 朱文峰:“ 鉴定出来的确是没有网络许可证。那么颜色和出厂日期,都可以通过肉眼看出来的,确实不一致。据此,就向我们法院主张要求,网络平台和被告出售的商家进行赔偿。”

2019年4月1日,吴小伟(化名)一纸诉状将薛炳坤(化名)告上了法庭,要求退还货款1450元,并且十倍赔偿14500元,总计15950元。

盐都区人民法院 法官 朱文峰:“这个假一赔十的承诺,实际上是(合买)网络平台的备注。对于商家而言,我们只能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那么就是说退货,然后三倍的赔偿。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我们也和原告释明了这一点。”

2019年9月27日,盐都区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薛炳坤(化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吴小伟(化名)5800元;驳回原告吴小伟(化名)的其他诉讼请求。

主持人:“刚才播出的两起案件,均系在网络交易平台上进行购物。此类网购中,网络平台扮演的是何种角色?一旦发生纠纷,其是否需要承担责任?网络交易中欺诈又该如何认定?关于案件中涉及到的相关法律问题,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河海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硕士生导师 龚鹏程教授作解答。欢迎龚教授!”

河海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硕士生导师 龚鹏程教授:“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龚教授,这两起网络交易案中均非仅有买卖双方,还有网络交易平台公司,那三者关系在法律上应如何理解呢?”

河海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硕士生导师 龚鹏程教授:“两起案件的原告均是消费者,第一个案件的被告永健科技公司(化名)和第二个案件的被告薛炳坤(化名)均是经营者,原被告双方通过网络平台交易,建立网络购物合同关系。第一个案件的被告易买公司(化名)和第二个案件的案外人合买公司(化名)均系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非网络购物合同相对方,与经营者、消费者之间形成网络服务合同关系。通俗地讲,网络交易平台可比作菜市场,平台提供者可比作菜市场的开办人,经营者可比作菜市场的卖家,消费者可比作到菜市场的买家。”

主持人:“龚教授,两起案件中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均未承担任何责任,是否意味着在网络交易中,平台提供者一定无需承担责任呢?”

河海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硕士生导师 龚鹏程教授:“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电子商务法》相关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即一般情况下,消费者应向经营者主张赔偿责任。但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或平台提供者作出有利于消费者承诺而未能履行的,消费者也可以向平台提供者主张赔偿。第一个案件中易买公司已公示了永健科技公司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履行了相应义务,故无需承担责任。而第二个案件中原告并未向合买公司(化名)主张赔偿责任。”

主持人:“龚教授,两起案件原告均主张经营者欺诈,一个得到支持,一个未予支持,对此又该如何理解呢?”

河海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硕士生导师 龚鹏程教授:“民事欺诈一般指在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义务过程中,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隐瞒真实情况,导致对方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的行为。第一个案件中,经营者并未隐瞒产品真实性能,举办的“你敢跑,我敢送”活动也是真实的,只是与消费者在是否完成活动任务上存在分歧,显然不存在欺诈故意。第二个案件中,经营者承诺所售手机系全新正品,但该手机无入网许可证,且颜色、生产日期与手机条码所对应的正品手机不符,显然是隐瞒真实情况,作虚假宣传,构成欺诈。该经营者也为此承担了退一赔三的赔偿责任。”

主持人:“龚教授,通过今天的案例,您对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有什么建议吗?”

河海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硕士生导师 龚鹏程教授:“一是消费者要擦亮眼睛,切勿掉入虚假宣传陷阱。网络购物中,买卖双方并非面对面交易,消费者往往只能看到图文或影像资料,因此在购物时应更加理性谨慎。购买前要仔细了解商品细节以及商家活动规则,有疑虑的及时与商家沟通,并保留聊天记录、截图等作为日后维权的证据。二是要谨慎选择商家,消费者应尽量到一些规范、权威的商品交易平台,选择市场认可度较高的商家购买产品或服务。三是经营者应当诚信经营,既保护消费者权益,也让自己免受损失。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应当积极履行对入驻商家的审查义务,同时帮助消费者维权,共同打造清朗的网络交易空间。”

主持人:“好的,感谢龚教授的讲解和建议,感谢您做客今天的节目!不管线上线下,唯有诚信经营才是商道的不二法门。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下周同一时间欢迎继续收看我们的《每周说法》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李琳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