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新四军中的白衣天使

来源:盐城广电全媒体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0-03-20 查看数:0

致敬:新四军中的白衣天使   

盐城新四军纪念馆 黄大海

当下,无数白衣天使正全力奋战在

抗击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一线。

正是这些最可爱的人“逆行”而上,

我们才能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而在抗日战争中,

也曾有一群这样的白衣天使。

她们是抗日战场上的钢铁玫瑰,

在硝烟炮火中绽放!

她们书写着巾帼传奇,

在战争洗礼中奏响红色的青春战歌!

她们是新四军医疗女兵们!


章央芬:心系群众,战胜黑热病[1]

章央芬,1914年8月生于江苏无锡,1938年参加新四军。

1938年,章央芬在皖南云岭新四军军部[2]

1943年前后,盐阜地区流行黑热病。因为病人肚子里长有一个大硬块,老百姓称之为“团子病”或“痞块病”。如不用特效药及时治疗,这种病死亡率高达85%。

1943年秋,章央芬调到新四军3师,担任3师卫生部医务主任。不久,师部医院建立,患黑热病的老百姓纷纷前来求医。多数病人都是躺在担架上被抬进门诊室的,他们面色蜡黄,极度贫血。章央芬与丈夫吴之理等一方面编写有关黑热病传染途径、症状诊断、治疗预防等科普宣传材料,分发到各处连队,广泛宣传,及早发现病情;一方面开办黑热病专题轮训班,对连以上的医务人员进行短期轮训。

新四军卫训班学员在上课[3]

新四军3师师部旧址[4]

章央芬每天上午在师部医院诊治病人,下午就骑马去小杨庄黑热病病房同医生们共同讨论和解决治疗中的疑难问题,还为黑热病轮训班讲课。在章央芬等医护人员的努力下,一年多时间内治愈了近千名的黑热病人。


丁志辉:带着重伤员与敌人周旋[5]

丁志辉,1918年生于江苏无锡河埒口大丁巷,1939年6月参加新四军。

丁志辉[6]

1941年夏天,日寇大举“扫荡”苏中、苏北根据地。当时,丁志辉刚调到苏中1师2旅卫生部工作,奉命率领十几个工作人员,带着30余名重伤病员,到黄海边“打游击”。

丁志辉让大家脱掉军装,换上便衣,分散隐蔽在农民家里。由于革命根据地初创,群众对新四军还缺乏了解,心怀疑惧,不肯借房、借东西。丁志辉一方面请地方工作同志向群众宣传解释,另一方面教导伤员和工作人员自觉遵守群众纪律,每天给老百姓做几件好事。就这样,军民关系逐渐融洽起来。

新四军战士帮农民插秧[7]

在医疗组中,能看病、做手术的,只有丁志辉一人。伤员分散在二三十华里范围的村落里,丁志辉每天往返看病得跑四五十华里路,有些地方还要绕过敌人的据点,相当艰苦困难。不久,敌人对海边进行“扫荡”,丁志辉和大家找来三条小船,乘船隐蔽活动,同敌人周旋,机智躲过日军巡逻艇的追捕。在与部队失去联系、缺乏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情况下,丁志辉想方设法救治伤员,坚持两月余,胜利归队。


包蕴:绝不放弃战友[8]

包蕴:1915年5月出生于江苏吴县。1939年到常熟参加新四军。

包蕴[9]

1939年9月,东进的抗日部队奉命西撤,在江阴顾山遭到国民党忠义救国军伏击。新四军江南人民抗日义勇军(“江抗”)政治部主任刘飞是当时的重伤员,子弹直插肺部,几乎危及心脏。刘飞脱险后在阳澄湖养伤,由于医疗条件简陋,致使头部肿大,人常处于昏迷状态。作为特护的包蕴,本人也身患疟疾,发高烧。但她依然坚持护理,白天烧煮食物,每晚靠三支蜡烛待到天明,40多天很少躺下睡过觉,照顾刘飞直到伤愈为止。

江抗后方医院[10]

常熟浒浦的新四军排长费介成,因重伤流血过多,昏迷多日不醒。战士们已备好棺木,准备安葬了。包蕴见后细辨心脏跳动的声音,用手诊断额头、脸颊、脖子。“不行,还不能安葬,再观察几天。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百分之百努力。”包蕴和其他同志一道,用尽救治办法,悉心护理,经过多日抢救,费介成终于苏醒了过来。

泾县小河口新四军后方医院[11]


杨玉珍:千里转送重伤员[12]

杨玉珍,1927年11月出生于江苏省宿迁县大兴集。1943年2月参加新四军。

杨玉珍[13]

1946年4月,新四军与山东军区合并,新四军军部迁到了山东。杨玉珍所在的华中野战军第三休养所,负责向大后方山东转送伤员。同年11月,杨玉珍和两名战友,奉命带领两名民工和两辆牛车,向山东转运涟水战斗中负伤的5名重伤员。

向北转移的新四军部队通过浮桥[14]

转运前,大家分工协作,有人管钱、管粮,有人管牛车,杨玉珍只负责5名重伤员的医疗。转运过程中,敌人紧追不舍,管粮的人带着钱和粮逃跑了。北方的冬天很寒冷,没有干粮,转运非常困难。作为队伍里唯一一名中共党员,杨玉珍动员大家,坚定信念,共同克服困难,一定要完成组织交待的任务。杨玉珍拿出结婚时爱人送给她的三个银元,在山东买了些煎饼充饥;雪地里,牛没有草吃,杨玉珍带领大家分头去找草。

经过近一个月的艰难转运,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见到所领导,杨玉珍抱头痛哭,那年她才19岁。

新四军医疗女兵们[15]


王国英:抬着棺材进城买药[16]

王国英,1920年1月出生于河南省西华县逍遥镇阜陵村。1938年5月加入了新四军西华抗日自卫军。

王国英展示军功章[17]

1941年5月,王国英随新四军4师师部来到宿迁县,担任运河特区医务所政治指导员。那年夏天,在部队紧急转移的途中,王国英的胸口被磨破,发炎化脓危及生命,必须开刀。没有麻药、止疼药、止血药,医生用麻绳把她绑在门板上,动了三次手术。因疼痛休克,王国英昏迷了三天三夜。医院甚至给她备好了棺材,王国英却奇迹般地醒了。

新四军游击队在洪泽湖活动[18]

大难不死的王国英,对革命的信心更加坚定。作为医务所指导员,决心想尽办法拯救更多战士们的生命。当时由于敌人对药品封锁,物资供应困难,面对重伤员,医务所常常无药可施。王国英想出了一个妙计——抬着棺材作掩护,进城买药。

村里一位老奶奶刚刚病故,王国英就带着村里二三十人披麻戴孝抬着棺材,到城门时大哭大叫,站岗的日本人没过问就放进了城。进城之后取了药,把药品放在棺材里,东门进,西门出,胜利归来,解决了部分治疗药品。不少伤病员正是因为有了这批药物,从重伤之中转危为安。


像这样机智勇敢的女兵,

像这样动人心弦的故事,

还有许多许多......

这些新四军女兵,

是绿色军阵中的战地红花!

是千军万马中的巾帼女杰!

是中国人民的优秀女儿!

让我们致敬新四军女兵们,

同时让我们致敬奋斗在疫情一线的

医护人员们!


[1] 章央芬,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三师暨苏北分会编:《自豪的回忆》,《新四军三师女兵》,第321-332页;

[2] 章央芬,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三师暨苏北分会编:《自豪的回忆》,《新四军三师女兵》,第327页;

[3] 《叶挺将军摄影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画报出版社 中国摄影出版社:第63页;

[4] 百度百科词条:《新四军第三师》,https://baike.baidu.com/item/%E6%96%B0%E5%9B%9B%E5%86%9B%E7%AC%AC%E4%B8%89%E5%B8%88/10160072?fr=aladdin;

[5] 刘朝平,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三师暨苏北分会编:《鞠躬尽瘁为革命 救死扶伤爱人民》,《新四军三师女兵》,第13-19页;

[6] 刘朝平,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三师暨苏北分会编:《鞠躬尽瘁为革命 救死扶伤爱人民》,《新四军三师女兵》,第19页;

[7] 《叶挺将军摄影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画报出版社 中国摄影出版社:第82页;

[8] 刘志庆,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编:《包蕴,燃烧的芦荡火种》,《新四军女兵传》,解放军出版社,2016年版:第300-306页。

[9] 刘志庆,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编:《包蕴,燃烧的芦荡火种》,《新四军女兵传》,解放军出版社,2016年版:第300页。

[10] 中国网:《解密阿庆嫂原型<沙家浜>背后的真实历史(图)》,2007年10月16日,http://www.china.com.cn/culture/txt/2007-10/16/content_9066160_2.htm;

[11] 《叶挺将军摄影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画报出版社 中国摄影出版社:第63页。

[12] 耿海薪,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三师暨苏北分会编:《新四军老战士 杨玉珍》,《新四军三师女兵》,第181-198页;

[13] 中国新闻网:《老兵16岁加入新四军没枪高 照样扛枪向前》,2015年7月26日,http://www.chinanews.com/cul/2015/07-26/7427434.shtml

[14] 苏州党史:《五、全国解放时期(上)》,2009年9月11日,http://www.szds.suzhou.gov.cn/worddisp.asp?id=348%20;

[15] 《叶挺将军摄影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画报出版社 中国摄影出版社:第65页。

[16] 丽水文明网:《血火淬炼出的新四军女英雄王国英》,2015年10月13日,http://zjls.wenming.cn/wmjj/201510/t20151013_2044213.html

[17] 丽水文明网:《血火淬炼出的新四军女英雄王国英》,2015年10月13日,http://zjls.wenming.cn/wmjj/201510/t20151013_2044213.html;

[18] 淮安文史资料网:《出奇制胜的洪泽湖水上游击战》,http://www.hawszl.gov.cn/zdsx/2015-07-27/3429.html。

责任编辑:李琳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