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朵云轩2013年秋拍推出油画雕塑专场

来源:发布时间:2013-12-24 查看数:0

艺海鉤沉,多元互动,传承经典,佳作云集,上海朵云轩2013年秋季中国油画雕塑专场经多方筹集,精心策划,倾力呈现出市场热点与学术价值相结合,多维度互动的繽纷艺术盛宴。

“宏约深美——中国二十世纪早期油画”、“多维视角——中国当代艺术思潮”、“海上明月—新海派艺术”,“新具象——当代语境下的经典视图” 等四大板块璀璨纷呈,从早期艺术巨擘到当代艺术先锋,时代脉络鲜明,全景式呈现中国油画雕塑艺术的发展歷程。

二十世纪早期油画版块,因其作品资源有限,沧海遗粟,已然成為市场聚焦的热点,显示出渐入佳境之势。此次推出吴大羽、顏文樑、林风眠、杨秀涛、苏天赐、朱德群、周碧初、林达川、凃克、张自正等一系列名家力作,框架完整,著录详实,传承有序,具有珍贵的艺术价值和文献价值。

吴大羽《暮餘》

作為中国第一代油画的开拓者,吴大羽是最早学习并引进印象派绘画的大师,是第一代抽象绘画的代表人物,被称為“非凡的色彩画家”。他的艺术素养开阔宏深,其作品融合了西方印象派绘画的精华,又将中国传统艺术中的“意韵”糅合其中,形成其绘画独特的“势象之美”,从而在中西绘画融合上,走出了自己独创的道路,并对日后驰誉世界画坛的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閔希文等人產生积极影响。

浸透了吴大羽晚年辉煌的力作《暮餘》,得以成為朵云轩2013年秋拍油雕专场的一大亮点,堪称幸事!

《暮餘》是吴大羽“彩韵”系列的重要作品,深藏20余载,来源可靠。

此时的画家,早已忽略了学术体系中是否靠边,全然沉浸内心深处,畅情游弋,艺术天性勃然而发,诗人气质与格调更胜从前。任何物象,但凡入眼,便任由画笔肆意畅想,写出一首首诗意曼妙狂想曲。“美在天上,有如云朵,落入心目,一经剪裁,著根成艺”。他用自己的独特方式,让别人从中知道了什麼是美,而他似乎也愈发懂得了美。

吴大羽变奏抽象,并未在玩弄所谓的高超技艺,而是显得那麼真切而直率。纯色入画,几乎没有调和过渡,依靠手感,產生或浓或淡,或生涩或流畅,长短错落,曲直无畏的笔触变换,顺应著心念,肆意而為之。这是东方美学的表现主义,西方材料的大写意,透著雋逸超俗之风,不论观者是否真的理解,心中都会在第一眼看后而动容。

走进《暮餘》,蓝色基调弥漫全篇,渲染起餘辉渐消,暮夜渐儂的氛围。几笔果敢的马斯黑激荡出入暮时分大自然的静默,震动出一种肃穆而深沉的节奏,打破了普鲁士蓝、鈷蓝、群青层阶交织的静謐,从画面最深层刺激出几片散发的白光,这是落日最后的脉衝。白光之上告别式的浮过几点黄色光晕,在深蓝的挤压下,强光微晕尽显得空寂,几笔土红混合著些许橙韵在画面中渐强渐弱地跳动著,仿佛餘辉在尽力保持入夜前的姿态,略带著夕暮迟归的伤感。

此画营造出的暮色阑珊、萧条淡泊之意境,正是吴大羽晚年的心境写照。一生命运沉浮,到老平静地待在艺术的后花园里,让一切身外浮光褪去,贴近本性,把心诚恳地交给艺术,淡泊从容的接受美的洗礼。正因如此,吴大羽才将这一件写尽心路的得意之作,赠与知己,彼此分享感悟,共勉人生。

追忆往昔,17岁担任申报美编,19岁入巴黎高等美院,24岁荣膺新华艺专教授,25岁担当杭州国立艺专西画系主任的翩翩君子、中国美术教育先驱的吴大羽先生,在新中国的美术教育体制中,却被日渐冷落,以至於闲赋於家。更不幸的是,“文革”中大半生创作竟遭涤荡。然而,吴大羽先生选择了自己的方式来对待这一切,他浸润於美学思考,以此解脱痛苦。1979年,76岁高龄的吴大羽收到了远在法国的学生朱德群寄来的一批上好的油彩顏料,来為吴大羽解决国内顏料的变色问题,自此,谢幕前的黄金十年正式拉开帷幕。

今年,适逢吴大羽先生诞辰110週年,由於其晚年已发现存世的百餘幅油画皆在海外,而国内存量却凤毛麟角,因此,借此沧海遗珍欣逢盛世之机缘,朵云轩将与各方藏家友人分享有幸徵集到大师作品的惊喜欢悦,共瞻大师遗作,同怀先生不朽的艺术之光。

苏天赐《裸女》

苏天赐1994年代创作的《裸女》沉谧清雅,写意的线条勾勒出人物优美的曲线轮廓,简洁明快的色彩渲染出柔和的女人形体。线面结合,使得人物造型优雅、简练而生动,显现出东方的意趣与西方的实感。苏天赐大胆融会中国传统绘画元素,将中国画的写意笔法融入到油画创作之中,体现了他具有中国气韵的油画表现风格,蕴涵了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精髓。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每一幅画的立意,都有著东方和西方的成分,有时是东方的情趣,西方的实感,有时是西方的繽纷,东方的空灵。”此作出版于《任微音、苏天赐精品典藏集》,创艺堂艺术经纪公司出版,第58页。

现当代艺术版块,阵容颇為可观。尚扬、刘煒、曾梵志、石冲、陈丹青、杨飞云、张羽、毛焰、宫立龙、周春芽等一线艺术家的优秀作品,无不展现在当代多元语境下艺术的丰富纬度及其所能抵及的深度。

尚扬《屏-3》

尚扬所有的作品都有一种“岁月留痕”的感觉。或许这就是他对於画家这一职业的理解,或者说,对於绘画的理解。人在大地上留痕(《大风景》系列、《黄土高原素描》系列、《E地风景》系列),画家在纸上、布上、墙上留痕(《董其昌计画》系列、《手跡》系列、《册页》系列、《山水画入门》系列)。而《屏-3》在尚扬的系列作品中仅此一件。

尚扬潜心于艺术语言的多样化尝试和精神层面的深度发掘,“尚扬黄”早已闻名中国美术界。这是一种土色,是一种高度综合的顏色,无特定的顏色属性和情感表达,有一种超然的品质。尚扬似乎有一种特殊的稟赋,能够将黑、白、灰、黄、褐几个顏色调配得超尘脱俗,自有一种高古的韵味和沉静的品格。按照董其昌对於墨韵的理解,这种色韵也只能生而知之,后天是学不来的。说到底,这是对时间和格调的敏感而造就的色彩感知能力与表达能力。尚扬还有极佳的虚实平衡能力。西方抽象绘画的几何空间切割与中国绘画的虚实关係,在他的画面上结合得相当巧妙,总的来说,他是用中国的虚实关係来统领几何空间的切割,因而他的当代性十足的综合材料布面绘画,竟让人觉得充满东方古典神韵,是一种典雅的东方式空间塑造。

刘煒《花儿系列二》

刘煒的《花儿系列二》,创作于2006年,画作肆意不羈,空前的、无限的想像与表现,使他的作品总是那样生动别致。花儿系列是刘煒所有作品中最有魅力、最耐人玩味的经典之一。花儿姿态奔放,充满了张力,对照之前作品顏色油彩浓郁、笔触丰富微妙的画法,简直就像刚打底般的稀薄,细碎的油彩笔触在灰白的背景上闪动,无数条铅笔丝线从画面最深处如同生命力极為旺盛的野草生长出来,这种四溢流淌的画面,翻动著曖昧的思绪,激动的情感,让观眾过目不忘。

曾梵志《安迪·沃霍尔》

《安迪.沃霍尔》创作于2005年,正值曾梵志“乱笔”创作时期的作品,灰蓝色的乌托邦式天空背景前,被纯色线条杂乱无章地交织出来的网纹遮盖著的沃霍尔,带著墨镜,眺望远处。率直的感情,直观的心灵以及匠心独运的表现主义技巧,可以感受到曾梵志对直接绘画的渴望。他曾说,“我喜欢表达群眾及个人的心情,并著力於表现那人的表情、情绪、思想,加上我对那个人的感觉。”曾梵志现时的画作见证他回归画面的复杂性,减少隐喻和象徵手法,以自动性的绘画动作去表达自己对主题的感觉。在其绘画生涯中,我们发现,曾梵志不断重复创作安迪.沃荷的肖像,除了是对波普之父的致敬,更多的也许是藉助他世界级的形象,来隐喻映射他的心灵状态。

新海派艺术板块,薈萃了陈逸飞、徐芒耀、陈钧德、王劼音、殷雄、金纪发、兰子、李诗文等一批当代海派艺术家的最新精品力作。无论是出国回流的弄潮儿,还是坚守本土的守望者,“海上”艺术家们怀揣著视艺术為生命的热忱,经歷变革与困惑,经受著人文思潮与消费文化的洗礼,展现出开放豁达、相容并蓄的群体性特徵。

陈逸飞《吉他女郎》

展览:“逝者归来—纪念画家陈逸飞逝世五周年”, 上海美术馆,2010年。

“上海与巴黎之间—上海现当代绘画展”,巴黎中国文化中心,2011年。

出版: 《陈逸飞》,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第76-77页,2010年。

《上海与巴黎之间—上海现当代绘画展》,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第142-143页,2011年。

陈逸飞《吉他女郎》创作于1988年,画中所描绘的女子,啡色秀髮,深棕双眸,小麦肤色,带著地中海人特徵,散发著迷人的柔情与魅力,怀抱圆背传统式义大利曼陀林,神情优雅含蓄,撩动琴絃。从精妙的画工上升為对精緻生活的嚮往,这便是陈逸飞先生的伟大之处。陈逸飞是一个真正的文化人,他总是倾尽生命的全部去寻找与时代相融合的美感语言与意境,詮释著自我对生命个体的关切。他的作品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世俗的躁动,心中升起的是对生命意境的期待和一种关乎心灵的震撼与感动。他能精确地表达人物内心,又能在作品精神中注入东方美学。他远远地超越深厚的写实功底,进入高逸、超迈的境界,让一切意象都诗化。此作曾于上海美术馆“逝者归来—纪念画家陈逸飞逝世五周年”、“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中展览,并於《陈逸飞》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著录。

此外囊括了崔小冬、杨劲松、常青、何红舟等诸多学院名家以及新锐之作的“新具象——当代语境下的经典视图”板块同样俊采星驰,具有多元的投资价值。“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鹕之先鸣”每逢撰文,恰如挟余勇前行中的回顾,慨叹光阴有限,时不我待。惟秉持对艺术的虔诚和对藏家的真挚,兼收并蓄,在跌宕不定、纷繁杂呈的艺术市场中,尽点滴之力,窥艺术之光焰,品人生之况味。


责任编辑:张者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