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的油画情

来源:发布时间:2013-12-20 查看数:0
这是陈乃兴最满意的一幅作品:2010年为他儿子陈晓东画的肖像《科学家的别样人生》。

这是陈乃兴最满意的一幅作品:2010年为他儿子陈晓东画的肖像《科学家的别样人生》。

对于从事科研工作的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老所长陈乃兴来说,完全没有想到,原本生活中的一个小爱好,却充实了自己的晚年生活。

机缘巧合与画结缘

说起陈乃兴是何时接触油画的,还要从他小时候给哥哥当画童说起。“哥哥当时喜欢画画,我就在旁边帮忙调颜色、洗笔等打下手,看他画素描速写练笔。初中的时候,在班里画板报,逐渐喜欢上了绘画这门艺术,甚至想长大以后从事艺术行业。”

1950年上海发生的“二六大轰炸”事件,对年少的陈乃兴触动极大,让他放弃了艺术这条路。“看到中国急需理工人才,自己便踏上了学理工报国之路。”几年的学习,通过自身的努力,陈乃兴对理工知识掌握很快。为了能够学到更加先进的理工技术,后来他被推荐到苏联留学。

“也正是因为在苏联留学的那段时间,受当地画风影响,课余时间里,逐渐开始对油画产生兴趣。”陈乃兴告诉记者,苏联的美术馆、展览馆很多,周末只要有空的时候,就会去各地看画展。

学业结束后,陈乃兴便回国开始进行船动力方面的设计研究工作。因为工作地点的原因,陈乃兴不得不和妻子分居两地。这一分居就是整整16年。也正因如此,陈乃兴把晚上的时间全部投入到学习和业务当中。

“在学习中突然发现,如果能用艺术的眼光去看发动机的构造,有时会有特别的收获。”从那以后,比如光线的强弱、发动机内温度的流动、压力分布图上的鲜艳颜色等,都给陈乃兴带来了更多的乐趣。

用艺术的眼光审视科学

一说到机械,可能我们想到更多的是嘈杂、凌乱,可陈乃兴却不这么认为。平时从事科研工作的他,总是用自己的绘画眼光去看待、分析机械的构造原理。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眼光,给陈乃兴在工作中提供了不少惊喜收获。后来的十几年工作中,陈乃兴就是凭借这种不同的视角,为科研工作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在自己的学术作品中,所有的插图几乎都是陈乃兴自己动笔画的。

“学过画画对科研是有很大帮助的,各种各样的结构图一看就懂。”陈乃兴告诉记者,学画画很有好处,搞自然科学的人,不能只盯着自己的专业,更要开拓眼界。“同样,作为"上帝"创造的两项杰作,让自己的大脑在艺术和科学之间转换,也是一种放松方式。画画的人普遍长寿,也是因为他们的左右脑经常同时开动。”

在科研中可以使用艺术的眼光,在画画时,陈乃兴也经常会从科学的角度看问题。比如在调色的过程中,他会想到白色是由多种颜色组成,红橙黄绿青蓝紫,不同的色彩在渐变过程中可以连成一个环。

怕记者误会,陈乃兴笑着说,画画对自己绝对不是玩物丧志。前年年末,因身体不好退休的陈乃兴才开始画油画。比较特别的是,他画中的模特,全部是他身边的家人、朋友、同事。

说到让他最满意的一幅作品,还要属2010年为自己儿子画的肖像《科学家的别样人生》在画中,继承自己科学理想的澳洲两院院士陈晓东正拿着相机,欣赏自己刚刚摄下的美景。可能是受陈乃兴的“感染”,儿子、孙女都喜欢上了画画。

爱上油画无师自通

“我画画全靠自学,从没拜师学过。”陈乃兴的这句话给记者心里留下了问号。照常理说,西洋画不经过系统地学习很难取得大的突破,无人指点也不易入门。

但陈乃兴对油画的喜爱却没有因为师从无门而放弃。“凡事在于个人,业余时间看画展是提高自己绘画水平的主要手段,除此之外,在国外街头看见有人摆画摊,就站在旁边偷偷学上一手别人的手法。”

自学画画对陈乃兴来说就和搞研究一样,必须要有兴趣并加以努力才行。“爱好就是获得知识的一步,而艺术的开始总是源于业余爱好。”对于现下热衷绘画的陈乃兴来说,晚年生活可谓丰富多彩。

“虽然把一生的精力投入到科研,但还是十分热衷美术。”已经八十多岁的陈乃兴如是认为,搞了一辈子科研,是时候该好好休息一下了。“而最积极的休息就是拿起画笔,把自己的老年生活画得绘声绘色。”

对于现在的陈乃兴来说,真正的闲暇并不是什么也不做,而是能够自由地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责任编辑:张者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