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恽笙国画:宁静超逸 墨韵华滋

来源:发布时间:2013-12-20 查看数:0

小学5年级时,教室前面有个小荷塘,下雨天,南恽笙就爱站在雨幕中,静静地看雨中的荷花,看圆圆的小水珠在荷叶上滚来滚去,看它们滴溜滴溜滚下荷叶,落入水中……许多年后,烟雨荷花仍盛开在他的记忆里。

南恽笙国画鉴赏

1958年,南恽笙随父母至北大荒。在这里,恽笙意外而幸运地结识了难中的丁玲夫妇。南恽笙当时上初中,第一次见到丁玲夫妇,知道她是大作家,便问她什么叫浪漫主义。此后,南恽笙便成了丁玲家的常客,丁玲对他也渐渐地无话不谈。后来,南恽笙就把自己画的画拿给她看。看着看着她的眉就皱了起来:恽笙,你的画不能这样画,老临别人的东西是没有出息的,你要到实际中去写生。南恽笙说的这句话他记了几十年。他说,他对丁玲夫妇印象最深的就是在那样困难的情况下,丁玲仍然那么热情地去生活,开荒种地,下林场,送文化活动下场队,到老百姓中体验生活,一点也不颓丧,每天总是那么快快乐乐。他说丁玲夫妇对生活的态度,到现在,想起来对自己都是一种激励。

南恽笙国画鉴赏

为指导南恽笙画速写,在他放暑假后,陈明曾冒雨带他去生产队体验生活。当时的北大荒条件艰苦,纸很缺乏,更没有宣纸,丁玲夫妇每次回北京,都不忘给南恽笙买纸回来……毫无疑问,对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艺术启蒙教育和热情鼓励有多么重要。南恽笙的绘画,就是从这时走上了正道。

那时南恽笙向往美院,以至一听到中央美院的名字就心跳。终于,他冲出了周围人的不理解、惋惜乃至好意阻止的漩涡,于1963年考入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系,后又入中央美院深造,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理想。

几十年的创作,南恽笙对写意花鸟、山水、工笔重彩人物均有涉猎且收获颇丰。而荷花,是他儿时记忆的凝结,是他永远的情之所钟。

南恽笙国画鉴赏

南先生懂得画荷就是画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的文化。他画荷,绝非出于一般的文人雅意和墨客的清心,他是出于一种更高层次的追求,既是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也是一种对高尚道德和理想情操的颂扬,更是反映百姓生活、同百姓心心相印的一种写照。

南恽笙画荷,尤喜白色。往往,一笔在手,物我皆忘,清风徐来,疏影窗外,观心境而寒潭月现,铺素纸感墨溢荷香,水气氤氲中,一朵白莲就摇曳开来……

南恽笙国画鉴赏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恽笙先生每于此时便沉浸在自己的荷花世界里。恽笙先生之所以喜作白荷,他觉得惟有白荷才可以负载自己的一片素心。他说,其实每个时代的画家所描绘的都是他在那个特定时代、特定环境下,自己特定文化修养、特殊脾气秉性的独特感受。今天早已不同于过去,他当然不会也不愿去重复前人。因此,恽笙先生笔下的荷往往呈现出一种弯曲的力的美,不但有传统的自标心迹、自抒性情的成分,也是自爱自洁的心曲,因而他说我正是试图由此而写出人生成长过程中的一种挫折美,争取在这传统的题材中画出一些不同于前人的东西。

色彩也是南先生着力探索的一个方面。荷花素以水墨见长,以表现其“玉洁冰清…‘天然去雕饰”,小品斗方尚可,然大幅巨制,纯用水墨,便有单薄漂浮之感。于是南先生又在原有水墨淡彩的基础上创出了一条浓墨重彩的路子,墨彩兼施,淋漓斑斓,旁采山水画法,反复皴擦,愈加醇厚华滋。此外又融入年画、水彩、油画的诸多技法,然而终不失国画韵味,在花鸟画坛独辟一条蹊径,大大拓宽了荷花的表现手段。

统观南恽笙先生的作品,以静观的视觉经验为起点,有可能还原物象,起码在结构上不违背物象的自然属性,即使有变形、夸张或统一色调等主观处理,也始终保持视觉经验和外部世界的可信联系,这种联系像使用语言一样,是群体化、约定俗成的。这是南恽笙先生用酣畅的花鸟画与层次丰富的山水画给我留下的印象。

读南恽笙的作品,首先抓住你的是深沉体验的抒情性,这种情调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根深蒂固的东西。其色彩的丰啻陛和严谨的写实风格都完美地体现出独属于自己民族的审美意识和画家对民间艺术的炽热感情。南恽笙作品的简练和纯粹是易于感知的,透过表面的宁静你可以从一种摇曳的姿态、一个开合的形状、一道凝固的光线,或者从舒展的荷叶、滴落的雨珠、摇动的草叶等意象中,逐渐感受到深藏不露的超逸之致与冲穆之神。这一切是由画家对事物的特殊关注与独特感受所引起的。这种关注把个人的记忆、激动和一种不可解说又正在解脱的情绪,变成一种隐喻的象征,仿佛要在转瞬即逝中抓住永恒之物,要在寻常对象中探求神秘莫测的世界本质。这些,在其国画作品《娇娆不在颜色多》《玉洁冰清》《怪鸟不识莲玉洁》《和平繁荣》《家有奇峰》《云起山欲动》《山水不语自有情》《月弄清辉》《芙蓉出水带露香》等中得到完美体现。他的作品包含深度的个体意识和超现实的丰富内涵,呈现出的是当代人的精神特征。

在创作方法上,南恽笙从自然实景中体验画意,通过艺术构思,再与娴熟的技巧高度结合,达成创作的实现,从而构成自然、志趣与艺术的高度统一。其花鸟作品立意新颖,构图饱满,艳而不俗,满而不乱;其山水画追求雄浑苍劲、博大精深的艺术效果,又以思想性见长。其绘画技法注重传统,遵循严谨的写实技法,但是,这些古典绘画技法并没有影响他有效地汲取现代绘画艺术的成就。他谨慎地运用立体派绘画空间的变动性,并经常用浮动的视线和鸟瞰的视点使观者体验不同的感受,这些特殊的处理增强了部分作品的神秘感和抽象性,使作品在艺术语言上呈现独特的审美价值,体现了中国画家笔墨虽出于手、实根于心的艺术精神。


责任编辑:张者冻

分享到: